天气预报

赎罪

发布时间: 点击率:   字号: 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  

胡惠策

  K326次列车即将检票,铁闸门哐当响了,候车室里拥挤的旅客像开了盖子的罐头,从狭窄的闸口倒了出来,人们前胸贴着后背,如木偶般小心地挪着步子。

  赵晨站在队伍靠前位置,只待检票开始,伺机寻找着目标。

  赵晨扒窃的动机跟天下所有扒手的动机不同——他不是为了经济目的。他大学研究生毕业后,进入一家建筑设计院工作,收入不菲。一次因捡到一部智能手机偶然间看了里面的个人隐私后,这成了他生命中的分水岭。从此,他便利用上下班时间,在车站、商场等人群聚集场所,专门扒窃别人的手机,以查看别人的隐私为乐。

  算起来,自第一次扒窃成功,他就一发不可收拾,先后劫掠了13部手机。这期间,他没有拜师傅,也没有观察、偷学,就凭自己的那份感觉,竟然无师自通地成了一名扒窃高手,连他都不敢相信自己,凭借自我摸索出的娴熟手法,两年来他从未失过手。

  每次寻找目标下手前,他都想过就此洗手不干,他也曾发誓、许诺,但内心那种对偷窥别人隐私的渴望,让他根本停不下来,感觉自己偷手机上瘾了,隔一段时间不偷就感觉手痒痒、浑身没劲。

  他曾看过心理医生,心理医生告诫,他可能是在特殊的生活遭遇中患上了一种“盗窃癖”的心理疾病。他没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医生,他非常清楚,强迫性的“症结”全在自己心里。

  每次出门上班前,妻子总要在背后叮嘱:下班早点回家,路上注意安全。一开始听了这话他也很内疚,感觉对不起妻子。妻子怀孕6个多月了,他俩沉浸在即将为人父、为人母的喜悦中。但一到了人员密集的场所,他作案的冲动远远超过了对亲人的那份愧疚。

  “旅客们,K326次列车现在开始检票”。耳边传来了检票的广播声,人群中一阵骚动,该是赵晨下手的时候了,靠近检票口一般都有段不到一分钟的拥挤时段,对一个聪明的扒手来说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了。他早就寻找到了一个目标——就是站在他前面的一个30出头的年轻人,排队检票中,年轻人的电话就没断过,估计是和女朋友煲电话粥吧。就在他刚刚从耳边收回电话放回后裤兜一刹那,赵晨迅速靠拢上去,紧贴他的身后,然后伸出右手食中二指,轻轻地夹出了手机。

  和大多数扒手一样,得手后的赵晨飞快地撤离了车站。在一个隐蔽角落,他解密这部苹果手机,突然,一则“赵总,关于招标的事拜托,120万元已打入你银行卡内”的短信,让他目瞪口呆,这个熟悉的手机号码正是他的顶头上司赵总,关于赵总受贿帮助别人招标的事早有耳闻,自己竟以这样的方式,拿到了“证据”。

  刚刚扒窃后的兴奋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,赵晨的心情如同浪花般上下翻滚,他的十个手指头不停地搓来搓去,一会儿便被汗水打湿了,滑滑的。他的目光四处移动,似乎在搜寻什么,显得那么地不安……

  回到家里,赵晨的心事越发沉重,以前扒窃的一个个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,发出咄咄逼人的光,感觉自己浑身发冷。妻子以为他感冒了,关切地劝他早点休息,可她怎么能感受到一个扒手的内心正在巨变。床上辗转反侧的他,看着怀有身孕的妻子进出卧室照顾他,她是那么地爱他,他悔恨、内疚、惭愧,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啊!

  第二天一早,赵晨特意吻别了妻子,随后出门朝派出所走去…… (作者单位:太原铁路公安局) 漫画/高岳

    
0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

  • 《误杀瞒天记》:制造不在场“证据” 2017-08-17
  • 赎罪 2017-02-17
  • 三个法律人家族的春节记忆 2017-02-07
  • 请把传票给我吧 2017-02-04
  • 雪花在飘 2017-01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