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

乡愁(外二章)

发布时间: 点击率:   字号: 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 

何俊

  

       捧着一把黝黑的泥土,掬起一片发酵的柔情,我呼唤着你的名字,心灵在沉思中撞击。

  待出嫁的妹子,还有那么嘤嘤地哭出珍珠来,羞羞答答地离家么?

  打糍粑的毛哥,还是那么沉沉地举出皎月来,杵杵揉揉地喊歌么?

  编芦席的婶娘,还是那么细细地织出小舟来,欢欢喜喜地赶集么?

  ……

  盼着鹧鸪啼绿的三月,将我爱的情绪,组合成一尊默然的石雕,执拗地和你相思相依。

  水车

  哦,吱呀吱呀的水车……你到底唱的么子歌?好有味!

  娭毑说你的歌里流淌着泥土的思念;爸爸说你的歌里孕育着绿莹莹的诗行。

  只有从省城念书归来的娟娟妹子,说你的歌有点儿土,也有点儿洋。还说你的歌子是一曲天真与浪漫,古朴与现代交替的爱恋曲……

  水车啊,难道你真的有歌喉么?

  不然你的歌声怎能溅湿赤裸的夏日?不然你的歌声怎能留住融融的春光?不然你的歌声怎能掠走远天一片荫凉?不然你的歌声怎能牵走少女瑰丽的幻想?……

  听歌

  听不见令人心颤的三月里垂落如网的雨滴;

  听不见粗狂的渔歌像田野的绿一样伸向远方;

  听不见沟港芦苇荡里冒出的袅袅烟雾;

  听不见那些随二胡唢呐一起老去的故事……

  歌子里总是交织着欢乐与痛苦,如妈妈额头上的秋丝瓜一样的皱纹与故乡土地上的裂痕,紧紧缠绕在你身边。那弯曲的充满牛蹄窝的小路,那村旁静静流淌的湖水泛着的点点波光……

  哦,你那时在乌篷船停歇的水湾岸边,掰着指头数点着日子,盼着一个能够真正赛歌的日子。

  如今,凄凉的日子已经远去。你人老了,但歌子依然年轻。那轻轻盈盈、亮亮爽爽的歌儿托过村口刚发芽的柳树,飘落到那渔家女、采莲妹和豆腐三嫂子如柳条样摆动的倩影上。

  于是,你听歌时便听出了一种激情,一种魅力。水乡,一个能咀嚼出水花的名字:那歌子里有赶牛扶犁的情景,那歌子里有吱呀吱呀的水车,那歌子里有鲜嫩的豆荚,那歌子里有白生生的藕,还有那泡在水里的七月……

  (作者单位:湖南省安乡县法院)

    
0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

  • 《误杀瞒天记》:制造不在场“证据” 2017-08-17
  • 赎罪 2017-02-17
  • 三个法律人家族的春节记忆 2017-02-07
  • 请把传票给我吧 2017-02-04
  • 雪花在飘 2017-01-25